中国“基金组合服务之父”薛峰

2017-07-25 13:09

—CIS—

“我要规划中国未来基金组合服务,这个事情太伟大了!”作为人生中近一半时间都贡献给基金业的先行者,这是薛掌柜创始人薛峰最近常思考的问题。

窗外大雨磅礴,一遍遍洗刷着透明落地窗,就如同他的从业经历,一次次刷新基金投资服务的既有模式。

这是他在证券业的第26年,与基金业交集的第17个年头。

16年前的第一次“从0到1”

时间回到2001年,当时中国正开始推行开放式基金。薛峰时任联合证券经纪业务部总经理,管理着全国40多个网点,和基金“八杆子打不着”的他却和总裁盛希泰说,“股票不是我最终面向客户的场景,我要做基金”。

这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结论并非一时意气,而是薛峰深思6年的结果。

6年期间,他整理公司100多万客户数据时发现,每天面带微笑的股民,在一个完整的牛熊周期里赚钱的不到10%,这让他时常感到“内心很愧疚”。

而当时,在全球金融市场中,公募基金以其低门槛、透明规范的运作,满足大众理财需求,带来中长期收益的事实,早已有迹可寻。证券公司销售基金亦稀松平常。可奈何中国设立公募基金不过三年,这个薛峰认为值得为之奋斗一生的产物,才刚具雏形。

“当时基金代销渠道只有银行,但我们努力帮华夏销售了2.5个亿,是券商的第一个”说起这段经历,他仍倍感自豪。

为了让券商更顺利纳入开放式基金销售体系,他不断和监管机构沟通,“我的出发点是,通过基金销售,券商能从通道变成提供专业服务”。“在启动那年我带领团队卖的7个产品,在券商里销售额都是第一”,斐然的成绩,自然引发越来越多跟随者,国家法规也随之放开。

第二次“从0到1”耗时六年

终成万亿级理财革命

之后几年,基金愈加火爆。但申购繁琐、时间耗费、信息堵塞,不禁让薛峰思考,是否可建立一个平台能了解到所有基金信息,“当时我们就对收益、风险、基金特征做了评级,目的是为提供客观服务”。

怀抱这一想法,2006年薛峰在国内创办首家基金销售及服务一站式互联网平台——基金买卖网,成为独立基金销售平台开创者。

“当时行业没有监管,但如果不能交易,就会变成传统的咨询网站。所以2007年我去申请,证监会许可我一个试点,当时只有我们一家”薛峰说。

但接下来的发展却一波三折,由于第三方基金销售涉及申报、管理、内控、第三方支付等流程。证监会只有在各条件都符合要求下方可开放牌照。作为唯一参与法规制定的第三方销售机构,前后历经六年,薛掌柜所属的众禄金融成为首批获得独立基金销售牌照的机构。

虽然这次“从0到1”耗时六载,但由于其服务优势突出,“网上基金超市”规模迅速突破1万亿,成就了他人生第一次万亿理财革命。

此后两次万亿级革命只是“副产品”

如果说,2006年的“网上基金超市”是薛峰的一次革新,那他的苦心杰作——基金组合研究院,又是基金行业的另一创造之举。

得益于早年海外考察经历,薛峰是国内最早一批接触基金组合投资理念的人士。“在发达国家,基金组合已运作几十年,是一种成熟的投资方式,可以说,它曾造就美国一代中产,未来非常有前景。”而成立研究院的初衷只是“提高未来企业核心竞争力”。

但正是这个朴素的设想,给他带来了两次万亿级的“惊喜”。

2012年,在薛峰带领下,他的团队推出了国内首款第三方货币基金“宝宝类”服务——现金宝。一年后,货币基金规模迅速达到1万亿。

凭借着敏锐的市场嗅觉和为客户创造价值的愿景,2013年他再次创新,首创并定制国内首只公募打新基金——国泰民益,又在一年内,引领同类打新产品规模迅速扩至1万亿。

“第三方宝宝类理财工具和打新基金不过是研究院的副产品。”风云变幻,在薛峰口中竟如此轻描淡写。

十年深耕

只为成为“基金组合服务”第一人

有时候,达成一件事有两种驱动,一种是必须做,另外一种是把它转化为乐趣做。这两者在薛峰身上都得到印证。开创三次万亿级理财革命对薛峰来说已是过眼云烟,更让他自豪的是,自己怀揣着兴趣和使命开启的基金组合服务探索。

基金组合服务是由专家团队根据宏观经济和市场特点,精选优质基金构建投资组合,为投资人全程打理资产的投资模式。其核心是通过资产配置理论,在确定的风险下追求相对较高的收益,或者在确定的收益上尽量减少风险。

其中,大类资产配置的量化理论模型是基金组合服务的核心,但鉴于中美资本市场、投资机构差异巨大,决定了美国的组合策略不能直接适用于中国。“海外模型如果以中国近十年计算,收益只有4%-5%。模型告诉你大类80%要配在房地产,但现在中国最大的问题是结构性变化”,薛峰说道。

此外,基金评级体系在国内没有先例可循,薛峰及其团队唯有一步步摸索,无数次实战、验证、优化。薛峰坦言:“过程还蛮艰辛的,正因如此,我们对市场、资产配置、基金组合服务的认知才越来越深。这个行业,你不去实践,就会飘在上面。”

据悉,薛掌柜基金组合研究院聚集了国内外资产配置理论与实践的著名学者,专家成员平均基金从业经验7年以上,核心人员平均投研经验超过15年。此外,还有海外顶级机构资产配置专家以顾问角色提供帮助和支持。“这么早有研究院,做了十年,并且有实战,国内绝无仅有。”薛峰自豪地说。

至今,薛峰的基金组合服务走过了十年历程,实现了四次迭代更新,期间穿越牛熊,为投资者创造了10年平均年化收益率11.3%的丰厚回报。而今年6月,第五代基金组合服务“薛掌柜”以专家全程打理的最佳服务方式,顺应时代而生。

带着希冀 在曲折中前行

去年,恰好是公募基金的“成人礼”。这18年中,公募基金总规模迅猛增长765倍。但获得的掌声似乎无法与其发展势头相匹配。根据年初中国基金协会发布的数据表明,“信赖基金”的个人投资者只有47%,不到半数。基于公募基金推出的基金组合服务,能否得到认同?■

“中国行业发展时间较短,投资环境、理念逐渐形成。过去,老百姓的钱不多,对短期收益需求强烈,所以很多基民买基金当股票炒。但这一切都在转变。”对此,陪伴着公募基金成长的薛峰显得十分坚定。

“我们做了一个覆盖全国35个城市三千个客户的期望收益率调研。发现70%左右的人选择了8%”,这也从侧面说明投资者逐渐走向成熟。

此外,薛掌柜更首创“不达超额收益,不收任何服务费”,即达不到服务费起征点,就不收取任何服务费。这不仅给投资者共同进退的信心,还将自己与客户捆绑起来,用专业创造价值。

“我们能做到11.3%,但把它放到7%-9%,是为了做到对应的风险最优化,也是在实践中长期稳健的投资理念。”

当下,飞速发展的金融业,正受到太多外在诱惑,特别是近年来互金一日千里,行业愈加浮躁,对这个逐利的未来,他是如此不为所动。

基金组合服务 让金融回归初心

两次推动基金投资服务革新、三次万亿级理财革命,光看成绩单,难免会让人疑惑,这人是否真有神奇能力,让异想天开落到平地?采访中,薛峰常有两个词挂在嘴边,一是“以终为始”,二是“坚持”,仔细推敲他走过的这10年,一切辉煌确在情理之中。

“一年113%与十年11.3%,我选择后者”。第五代服务以薛峰自己的姓氏命名,只源于他敢站出去,把自己拉到最前沿,实现为投资者赚钱的使命和责任。

前几天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中,国家提出“防范金融风险”,以及“要把发展直接融资放在重要位置”。其中股权市场无疑需要一个成熟的机构投资群体,而公募基金必然是不二之选。对此,薛峰更坚信,基金组合服务前景一片光明。

“这个行业未来少则几万亿,我希望认同的同行一起加入,为客户提供更多投资选择,也让专业服务获得大众认可。”面对令人心潮澎湃的“第四块”万亿级蛋糕,他更显自信与开放。

薛掌柜创始人 薛峰